主页 > 免费浏览 >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

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

归属:免费浏览 日期: 2020-06-11 作者: 热度: 113℃ 255喜欢
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

週日午夜前,屏东县潘孟安县长亲自送走最后一车游客后,今年的台湾灯会画下句点,很多人说,今年的台湾灯会是史上最成功的一次,也已经有好几篇深入专业的分析,解析今年灯会的众多优点。我很推荐大家去看看,但讲过的不再重複。

在我来看,灯会成功的原因很简单,但是很明显仍然有人、或说有县市首长不懂,这些人,我们只好依据常识,称呼他们为认知功能障碍者了。

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

心得如下:

灯会主角要有灯

顾名思义,灯会是以灯为核心,这可以是传统的花灯,可以做各种造型变化,可以进阶到结合科技和 3 度空间的光影呈现,不断的在传统上创新突破,但重点这还是灯节、不是庙会、不是夜市、不是选举晚会。

所以如果有灯会最大的面积是小吃摊,其他只有几座厂商赞助、学生製作的灯放在旁边,这就叫做「流动摊贩集中场」,不叫灯会,这道理应该幼稚园学童也知道吧。

如果本来是灯会,后来变成摊贩集中场,久而久之,灯会的传统和观光价值就灭亡了,我家旁边每週一都有商展,每天都能去逛其他夜市,那我干嘛没事跑去? 外国观光客干嘛来看到处都有的摊贩集中场?

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大型活动要妥善规划

屏东 2017 年就争取承办 2018 年台湾灯会,结果不成,只争取到 2019 年的举办权。也就是说,从 2017 年 7 月底起,屏东用了约一年半的时间来筹办,且场地一开始就锁定大鹏湾。

英特尔无人机表演,从 2018 年 4 月一路开始洽谈;主灯和灯区规划,也都是 2018 年上半年就开始进行,2018 年 10 月 22 日开工,才能把 38 公顷的灯区布置完整。

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

原本,潘县长担心 2018 年底选举,会影响上万名志工的招募培训,但最后在屏东乡亲对家乡的高度认同下,也都顺利完成,这也是提前好几个月就要敲定的。

如果,屏东上次选举结果不一样,政党轮替后新县长大笔一挥,说大鹏湾不有名,我要废弃原有规划,移师垦丁举办灯会,改名叫金银沙滩灯会,原本的场地造景都不要了,请问台湾灯会可能办得好吗?

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政治人物要对施政负责随时检讨

在灯会期间,因为人潮太多,每天 12 点游客离场后,县府团队都要熬夜修正隔天的疏运动线计画,并且透过 app 和各种媒体即时发布,压力之大可想而知。而潘县长,更因为疏运不及,公开向大众致歉,并且在之后的三天,立即改善了现场交通。

花钱要有永续效益

过去台湾灯会或地方灯会,常常被批评为大拜拜庆典式活动,结束后没留下什幺。

然而也有例外,其中之一就是大家熟悉的家乡高雄,2001 年台湾灯会首次移师高雄举办,兴建主灯鳌跃龙翔,就成为爱河重要地标,往后灯会常常出场。更重要的是,爱河整治与景观美化后打开知名度,重振观光名声,带动观光客人数大增,也陆续增加了游河等沿线玩法。

今年台湾灯会,主灯考虑「十二生肖」容易失去时效性,改採当地特色的「黑鲔鱼」以利保存,副灯也考虑永久保存採取坚固的 FRP 材质,而非过去的布面材质。而首次办在屏东,也吸引许多游客首次光临大鹏湾,对潟湖美景留下印象,灯会结束后,海上公路航线也立即增班加密,串连小琉球,未来大鹏湾的观光仍大有可为。

而如果只是办了一场夜市,大家吃吃喝喝一哄而散,人再多又有什幺永续效益呢?

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你不可能永远愚弄所有人

政治本来原则很简单,行政首长率领行政团队,把该做的事做好,提出可行政策认真兑现;代议士认真监督施政,把关预算,也提出法案和政策建议。

有些政见,一听就是豪洨,当选后跳票就该负政治责任,不是叫选民不要期望太高。施政出包,首长概括承受,就该低头道歉立刻改善,不是说这是小问题怒呛选民。

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

更重要的是,经营市政不是经营假新闻媒体,完全不需要认真做事,只需要把假的说成真的,市政不会变好,长久累积只会拉市民下地狱陪葬。

屏东县长不过是在灯会施政上,做到了政治人物的基本功,就让大家看到了天壤之别的差异。但就算这样,各种扭曲的媒体报导仍然 24 小时播放,让我仍然对台湾的未来惶惶不安。

只能相信,好的价值仍会被看见,无论如何大家一起努力!

相关报导:

灯会受好评 潘孟安:庄脚囝仔埋头苦干终被看见(2019/03/04)台湾灯会人与灯一样美 让屏东人骄傲(2019/03/03)台湾灯会单日人数 182 万人再创新高!3 日迎压轴闭幕(2019/03/02)单日 169 万人入园!东京迪士尼的 20 倍 史上最强屏东灯会如何创奇蹟?(2019/03/0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