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J生活史 >画出如印象派大师莫内的作品

画出如印象派大师莫内的作品

归属:J生活史 日期: 2020-07-25 作者: 热度: 275℃ 689喜欢

画出如印象派大师莫内的作品

我找来大捲的壁纸衬里,固定在游戏室的咖啡桌上,让艾莉丝用蜡笔在上面画画。她很喜欢这种安排,在那张桌子前度过许多快乐的时光,我确定那种纸在水彩颜料的重量下,不会这幺严重的扭曲变形。如果把纸张平放,艾莉丝就更容易控制颜料,也不会顺着纸张往下滴。在整个活动中,我决定只改变绘画媒材,从蜡笔换成颜料,其他都照旧。活动地点依然在游戏室,同样铺上壁纸衬里,这样一来,一切都稳当了。至于画架、塑胶调色桶都得拿走,我打算改用马克杯,这种杯子比较稳固,艾莉丝对马克杯也比较熟悉。

我用旧床单保护家具,然后摆出一些装满颜料的马克杯,让她自行决定何时要画画。我不需要等太久,她就在纸上画满了色彩。她似乎对自己绘画的方式胸有成竹,笔触多变,介于自由挥洒与深思熟虑的布局之间。她运用许多不同的技巧,包括颜色的漩涡、Z 字形、喷溅和点画,在纸上留下痕迹;让我讶异的是,最后滴到地上的颜料少之又少,她身上更是连一滴都没溅到。所有的颜色壁垒分明,没有糊成一团。我把画放在我的工作室晾乾时,突然意识到,就第一次尝试来说,这张画多幺动人啊!于是我拿起相机拍摄下来,纪念我们在新活动发现的乐趣。

接下来几天,我们都重複同样的模式。她对画画的兴趣与日俱增,花在每幅画上的时间也延长了。这项新的兴趣为我带来各种和她互动的机会,而且她如此快乐。她手上只要拿着画笔,置身社交场合带来的不安感与防卫心就消失了。她兴奋地跳跃,听我诉说关于颜色与水彩画的形式等细节。她不再迫切需要卡通或书本。我似乎找到另一把钥匙,得以进入我们小女儿的世界。我们已经大有进展,可惜只能孤芳自赏。那幺久以来,我第一次感觉更有动力了,我决定让她想画画就画画,任由她探索这种新的表达方式。我重新摆设厨房里的家具,挪出空间来放桌子。

这週即将结束时,艾莉丝在厨房蹦蹦跳跳,热切地期盼着我摊开一卷新的壁纸衬里。当我把纸贴在桌子上时,她会消失在花园房里,因为她受不了我拉开胶带的声音。她会等到一切恢复平静,才踮着脚尖回到厨房,站在我身边。她把小手放进我手里,带我走到厨房的水槽边。她伸直手指,指着蓝色的调色桶,于是我调了一些蓝色,这一次加了很多水,因为她拉着我的手,到水龙头下一次又一次地加水。

等颜料乾了,我站在椅子上拚命弯腰,一直弯到我不敢再往下弯为止,才能替她的画作拍照。眼前的画让我心跳加速,她用一层又一层的蓝色与绿色描绘重複的形状,再添上一抹淡淡的黄色。我从未想过一个三岁的孩子会像她那样画画。

画出如印象派大师莫内的作品

隔天早上,艾莉丝在她的桌子旁忙得不可开交,画纸上有一抹蓝,还有一抹红,两种颜色融在一起,有些地方是粉红色,有些地方则是紫色。当她把画笔浸入白色颜料,然后放在纸上时,我们听到她说「球」。她在画面的右边角落搅动画笔,画出一颗圆形的球,靠近画面中央也画了一颗。她手上的笔在纸上往横一画,描绘出一股白色气流延伸出去,覆盖了整张桌子。这是张大桌子,长度有一百二十公分。我们喝茶时,妈妈在艾莉丝的绘画桌与她互动。她没有推开我们任何一个人;当我们在讨论她的画作时,她感到心满意足,对自己的作品很自豪。P-J 和我旁观这一切,难以相信那是艾莉丝。她如此坚定自信,而且对于自己想要什幺、如何呈献给我们看,也胸有成竹。

画出如印象派大师莫内的作品

摘自《艾莉丝的莫内花园》

画出如印象派大师莫内的作品

数位编辑整理:廖婉书,陈子扬
Photo:摘自《艾莉丝的莫内花园》